云南:構筑老年艾滋病防控墻

2019-10-11

艾滋病正在成為威脅中老年人群健康的疾病之一。

作為醫務工作者,云南省政協委員翁曉春在2017年和2019年的云南省兩會上,分別提交了兩份提案,呼吁高度重視老年人艾滋病防控問題和加強老年人艾滋病防控工作。日前,云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以下簡稱“云南省衛健委”)對翁曉春的提案進行了答復,指出:“在肯定成績的同時,我們也要清醒地看到,云南艾滋病防治任務依然十分艱巨。”由于“艾滋病流行時間長,患者基數大,云南仍是全國疫情最重的省”,“近年來,云南省每年報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患者中老年人所占比例呈不斷增加趨勢,50歲及以上年齡段在新報告病例中的比例由2015年的26.1%逐年上升到2018年的32.4%,增加了6.3個百分點”。

事實上,中老年人感染艾滋病病毒(HIV)的現狀并非僅出現在云南。2017年年初,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中國遏制與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動計劃》中,首次將老年人列入重點宣教人群。2018年11月23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例行發布會上,通報了我國對艾滋病流行情況全面評估的主要結果,中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性病艾滋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韓孟杰在會上表示:通過病例報告發現,我國老年人,特別是60歲以上男性人群感染病例報告數從2012年的8391例上升到2017年的19815例,上升趨勢比較明顯。

擴大老年人艾滋病檢測覆蓋面

艾滋病為什么會出現老齡化趨勢?

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博士后鄭宏毅認為,廣泛應用的雞尾酒療法延長了患者的壽命,堅持接受治療的患者,壽命有的可以延長20多年。但值得重視的是,“新發感染的老年人在不斷增多”。

“隨著居民生活質量不斷提高,老年男性性活躍期延長,中老年人性需求不被家庭和社會所正視。”鄭宏毅說,流行病學研究顯示,中老年人普遍存在“不在乎”的心理,極易發生無保護性行為,這是50歲及以上人群艾滋病傳播和流行的主要原因。

云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提供的資料也顯示:性接觸是中老年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最主要途徑。中老年男性感染者和患者多為無保護的商業性行為(嫖娼)傳播,女性主要為家庭內部傳播。

在2018年云南省艾滋病疫情和防治工作進展通報會上,云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相關負責人指出:當年檢測發現的9413例感染者及患者中,有5000多例是通過一夜情等臨時性行為感染,有2000多例是通過商業性行為感染,500多例是通過夫妻或固定性伴侶感染,500多例是通過男男性行為感染。

令人擔憂的是,他們中大多數人都不主動進行HIV檢測。“其中,80%左右的感染者是在受傷、因其他疾病就診時被動檢測出來的。”這位負責人說。這其中包括中老年感染者及患者。

翁曉春也發現,不少老年人對艾滋病的防治知識缺乏,不愿接受咨詢、治療等相關服務。為此,他在2019年云南省兩會上提交的《關于切實加強老年人艾滋病防控工作的提案》中建議,要從基層街道社區層面建立老年人艾滋病防治的主動干預機制,鼓勵高風險老年人群定期到檢測點進行檢測,以提早發現潛在的HIV攜帶者,降低交叉性傳播感染風險。

事實上,云南省衛健委已經發現了這一問題,并“創新開展了感染者溯源檢測和體檢人群檢測”。云南省衛健委在對翁曉春提案的答復中寫道:2014年1月20日,原云南省衛計委制定出臺《云南省老年人艾滋病綜合防治工作指南(試行)》,依托多個艾滋病防治項目,通過入戶面對面宣傳、同伴教育,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村衛生室醫生對老年就診者的宣講,老干局、老年大學、老體協搭建退休人員干預平臺、老年人體檢等,動員老年人參加自愿檢測。同時,還對一些高危老年人開展了干預。截至目前,已覆蓋101個縣(市、區),累計干預118.87萬人次,HIV動員檢測85.1萬人次。

2018年7月14日,云南下發《關于體檢機構提供艾滋病檢測咨詢服務的通知》,要求全省各級各類體檢機構將HIV檢測項目納入常規體檢項目服務中,為18歲以上的體檢對象提供知情不拒絕的HIV檢測咨詢服務,填補了健康體檢人群的檢測空白,擴大了云南省檢測人群特別是老年人的檢測覆蓋面。

云南省衛健委的答復顯示:“云南艾滋病疫情得到有效遏制,已成為全國艾滋病綜合防治示范區。”目前,云南全省建有HIV檢測實驗室和快速檢測點2680個,其中,村級快速檢測點358個;監測檢測網絡覆蓋100%的縣、99.7%的鄉鎮和社區;發現率從2010年的58%提高到80.2%,高于全國平均5個百分點。

繼2016年云南省HIV檢測人次首次突破1000萬后,2017年,云南全年共檢測1582.1萬人次,同比增加33.4%。在檢測人數大幅增加的情況下,當年新報告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實現連續4年下降。

截至2018年年底,云南被發現的HIV感染者和患者,大多數已接受抗病毒治療;接受抗病毒治療的感染者和患者中,病毒得到有效抑制的比例達95.1%,全省艾滋病疫情總體穩定,持續保持無輸血傳播,母嬰傳播率下降到2.29%,如期實現了第四輪防艾人民戰爭年度目標。

老年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科學研究取得突破

根據云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臨床經驗,中老年艾滋病患者的發病表現,常被誤認為是一般的中老年疾病,如慢性支氣管炎、慢性腹瀉等而延誤治療。隨著年齡增加,老年人感染HIV后易發展為艾滋病(AIDS),且老年病例通常存在潛在合并癥、機會性感染,加快死亡速度。

“現在的HIV感染者往往死于心血管疾病和癌癥,而不是艾滋病。這種現象在老年感染者中更為嚴重。”鄭宏毅說。中老年HIV感染者的治療效果不理想,不僅免疫重建效果不如年輕患者,治療4年內的死亡率也比年輕感染者高出30%。

對艾滋病患者的治療方法,云南一直在積極探索。

2017年2月24日,原云南省衛計委出臺了《云南省中西醫協同協作防治艾滋病試點工作方案(試行)》,建立中西醫協同防治艾滋病平臺,整合資源,規范治療。

為幫助已接受抗病毒治療但出現耐受性差、副作用嚴重的老年患者,云南一些地方展開了減毒增效的中西醫協同治療。比如,云南省中醫中藥研究院就對老年艾滋病患者開展了個性化治療,除服用固定制劑、湯劑外,還進行中醫艾灸、耳穴、外洗等療法。

令人振奮的是,近年來,云南關于老年人感染HIV的相關科學研究有了重大突破。

鄭宏毅是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動物模型與人類疾病機理重點實驗室鄭永唐學科組研究成員之一,他們發現,免疫衰老是老年艾滋病進展的關鍵因素。

取得這一研究成果的突破,是在2017年,學科組歷時兩年首次建立了老年艾滋病獼猴模型。“我國土生土長的中國獼猴是一種很好的研究衰老和艾滋病的實驗動物。”鄭宏毅說。

這一研究成果發表在當年的英國《科學通報》上。鄭宏毅為第一作者,研究員鄭永唐為通訊作者。鄭宏毅介紹,在此之前,一直沒有有關老年艾滋病動物模型的研究報道。

學科組通過獼猴模型研究發現,感染后的老年猴血漿病毒載量快速上升,表明其疾病進展更快,發展為艾滋病患者的風險更高。

“這項研究證實了之前科學家們一直探索的老年HIV感染者是否受到病毒感染引起‘加速老化’影響的假說,為摸清老年艾滋病患者治療途徑,探索更為有效的防治措施提供了方向。”鄭宏毅說。

科學家們認為,針對我國人口迅速老齡化和中老年人群HIV感染率上升的嚴峻性,開展老年HIV感染者的發病特征與機制研究,探索更為有效的防治措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這不僅可以促進艾滋病患者的治愈,也有益于衰老的相關研究。”鄭宏毅說。

來源:中國青年報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